您的位置:首页>综合 >
  • 贵州醇并购青酒案正式落下帷幕 能否应对并购后的整合问题?

    2021-11-15 14:40:33 来源: 北京商报

11月14日早间,贵州醇董事长朱伟在其个人社交台上宣布正式担任贵州青酒董事长、总经理职务。至此,坊间传得沸沸扬扬的贵州醇并购青酒案正式落下帷幕。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继9月15日,朱伟官宣贵州醇与江苏综艺集团旗下三际投资公司共同全资收购巨型酱酒企业四川蔺郎酒业集团后收购的第二家大企业。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指出,一般并购,无论标的大小,都会有一个整合消化的过程。而贵州醇短期内持续进行新的收购,说明整合、消化并非企业的第一要务,而是先并购做大规模。

牵手“青酒”

企业

图源:今日头条截图

“从今天起,正式担任贵州青酒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加上贵州醇、枝江两家公司的岗位,肩上的责任又多了一份。”11月14日早间,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贵州醇”)董事长、总经理,湖北枝江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朱伟在个人社交台上如此宣布。值得注意的是,朱伟个人社交台账号的账号名称也已从“贵州醇枝江朱伟”改为“贵州醇枝江青酒朱伟”。

自8月4日朱伟宣布贵州醇开启“并购”模式起,许多网友都猜测“贵州醇将收购贵州青酒”。如今,贵州醇并购贵州青酒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青酒”)案终于落槌。

北京商报记者就此发送相关采访至贵州醇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对方尚未予以回应。

实际上,网友猜测贵州醇并购青酒不足为奇。北京商报记者在朱伟个人社交账号上搜索关键词“青酒”发现,有关青酒的言论就有52条。值得一提的是,9月14日,贵州醇宣布收购四川蔺郎酒业集团(以下简称“蔺郎酒业”)的前一天,朱伟发布了4条与青酒有关的言论,却只字未提蔺郎酒业。

沈萌指出,贵州醇作为白酒行业第二梯队,与头部企业的差距仍很明显。在白酒市场未来发展逐步分化的格局下,二线企业如果不能通过产能扩张或兼并重组自我壮大,很可能之后的份额会受到压制。贵州醇不断收购的举动也会刺激其他同属第二梯队的白酒企业开始进行并购重组。

“声势浩大”并购案

骤然提起贵州醇并购青酒案,或许有人会犯迷糊,青酒是哪家酒企?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贵州醇开启“并购”模式后并购的第一家酒企。

8月4日,朱伟高调宣布贵州醇下半年开启“并购”模式。一时间引起业内外人士热议。与此同时,朱伟不断在个人社交台上更新贵州醇收购进程。9月15日,贵州醇突然宣布收购企业为蔺郎酒业,惹得众人讶异。然而,收购蔺郎酒业后,朱伟的个人账号并没有就此停止发布关于收购相关言论,青酒仍频繁出现在公开发布的言论中。11月13日,贵州醇宣布正式签约,全面收购青酒。网友对于“贵州醇收购青酒”的猜测终于一锤定音。

事实上,青酒可以说是默默无闻的“巨头”。官网信息显示,目前青酒的酿酒产能达一万吨。而据资料显示,2010年左右,青酒的销售规模就已经达到10亿元。在2012年白酒上市企业中,除五粮液、茅台、洋河股份、泸州老窖过百亿外,其余均超过10亿元规模。一时间,具有万吨酿酒产能,却由于销售不畅导致拥有巨量老酒储备的青酒被贵州醇盯上。

不过,三个月并购两家大企业对于贵州醇而言并非是板上钉钉的好事一桩。沈萌指出,并购与并购后整合是两个不同的阶段。而且从并购重组本身的困难程度来看,全球的企业并购案中多数都不容易整合。个中原因是没有对并购整合的复杂程度及困难程度进行充分估计。

并购之后路难行

短时间内并购两家大型酒企,这对于贵州醇而言并非是单纯的好消息,还是并购完成后能否顺利将各大酒企进行整合这一困难来临的前兆。

仔细观察月来贵州醇举动不难发现,连续并购背后,只是将各酒企简单置于统一集团内,尚未形成深度的整合。有业内人士指出,真正的困难在并购之后。而多数并购都会出现后期无法顺利整合的问题。

贵州醇能否应对并购后的整合问题,仍需等待企业给予众人答复。

而除了整合企业难题外,让消费者相信朱伟在个人账号上发布的“前四月净利润突破5000万元”“前五月销售增长227%”“停货”等各种“好消息”则是企业要解决的另一难题。作为一家未上市公司,朱伟的个人社交账号似乎成为了企业对外公布数据的台。10月1日,朱伟对外披露,9月,贵州醇保持了100%同比增长。10月,这一数据扩大到600%。但是,仅听一言之词难以服众,数据背后的真实也有待考量。

沈萌表示,任何一个二线品牌想要追赶上头部企业,要么是高风险的蛇吞象、要么是不断进行自己能消化的并购标的。对于贵州醇来说,没有机会一口吃成个胖子。而青酒和蔺郎酒业都只是能够被并购、整合的标的,但或许不是仅有的标的。(记者 赵述评 王傲)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有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阅读